对话朱宁:降低房地产持有率是大方向,建议在房地产持有环节征税

对话朱宁:降低房地产持有率是大方向,建议在房地产持有环节征税
原标题:对话朱宁:降低房地产持有率是大方向,建议在房地产持有环节征税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胡萌 疫情发生以来,股票、黄金、原油、期货等全球资产价格出现了大幅波动,国人青睐的房地产投资也在“房住不炒”的大基调下受到较大影响。面对全球不断加剧的降息潮,普通人如何让手里的钱不贬值?搜狐智库就此对话了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朱宁。 朱宁表示,增加金融资产的投资,逐渐降低对房地产的持有率是大方向。建议散户投资者采取相对多元的投资,包含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之间的多元,国内不同资产类别的多元,以及传统资产和新兴资产之间的平衡。 谈及今后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时,朱宁表示,“现在已经形成楼市泡沫的预期,任何一个激烈的纠正,可能都会导致房产价格大幅下跌。戳破泡沫不是理想的解决方案,但是如果不戳破的话,后面泡沫会越来越大。” 在他看来,我们虽然通过限购或限价的人为方式来抑制房价的进一步上涨,但深层次的投资者预期问题和土地供给机制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 如何根本性地解决房价上涨问题,朱宁给出了三个建议,第一,出台房地产税或者是在房地产持有环节进行征税;第二,降低地方政府财政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第三,进一步地深化资本项目的开放,提供有效且多样的投资渠道和机制。 此外,朱宁还对当前的投资现象进行了分析,他表示,过去10年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是逐渐增加的,和2008年相比,当前投资者更加积极和激进。“现在投资者认为任何不好的消息都会变成好消息,因为任何不好的消息都意味着经济刺激力度的加大。他们认为政府一定会来救助,所以更愿意冒风险。 “ 以下为采访精编: 搜狐智库:疫情发生后,全球资本市场、黄金、原油等都出现大幅波动,如何理解这些现象背后的底层逻辑? 朱宁:从基本面来看,过去11年美股一直处于牛市,包括原油,黄金价格近两年也处于较高位置。从传统意义上的估值水平来讲,全球资产价格和基本面相比偏高,有一定的调整空间。 疫情更多是一个催化剂,引发了整个市场投资者今后预期的改变和恐慌情绪,导致市场急剧波动。 有教授在2018年就认为美股已经进入严重高估的区间。因此,美股的大规模调整只是时间早晚问题,不是某一件事情或原因导致的。 搜狐智库:当前美股已经收复了大量失地,怎么看待当前的情况? 朱宁:一是投资者情绪。很大程度上,全球疫情最坏的时间点已经过去,疫苗研发也取得了一定进展,投资者情绪出现明显好转; 二是以美联储为首的央行和政府采取了非常积极的刺激政策,根据我在书籍《刚性泡沫》的思路,很多投资者认为各国政府会不惜代价保证股市或经济增长,他们将这种更有强力的政府行为考虑到资产价格中,进而也导致出现比较乐观的情绪。 最近有投行发布报告称美股还有20%的下跌空间。我个人认为投资者的情绪调整不会那么快,美股还会进一步探底。从历史上来看,过去50年美股在任何一次30%左右的下跌后,市场基本都不会直接出现“v型”反弹,很多时候还会有中长期的调整。 搜狐智库:某种程度上,股市和经济之间是背离的,您怎么看? 朱宁:背离并不是今年才有的现象。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以美联储为首的全球央行开启了量化宽松政策,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经济刺激手段,目前后果还不能完全被大家所知。 从这个角度来讲,资产价格之所以可以背离基本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量流动性和政府的干预和支持。而政府的行为又强化了投资者的信心。 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末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时候,人们认为只要格林斯潘连任美联储主席,就一定会放水,采取刺激手段。 现在投资者就是这种情绪,他们认为任何不好的消息都会变成好消息,因为任何不好的消息都意味着经济刺激力度的加大。所以大家更多是打赌说监管层或者政府会给予更大的支持。 搜狐智库:判断股市趋势的一些工具失灵了,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一样? 朱宁:对。一旦失去了相对客观的估值体系,它的问题就是,究竟股价多高才算高?这是新常态下或是新的估值体系中,投资者不断迷惑、不断摸索的问题。 搜狐智库: 投资者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行为和现在有什么差异?我们可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 朱宁:哲学家黑格尔说,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股市也是一样。 投资者的记忆非常短暂,经历了一次危机之后,行为可能会有所收敛,但是随着前一段时间“沃尔克法则”一定程度上被废除,或者是随着全球央行的刺激力度进一步扩大,可以看到在过去10年内,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是逐渐增加的,主要反映在杠杆率和资金规模上。 大家对风险不像原来那么恐慌了。我个人觉得,和2008年相比,投资者反而更加积极和激进,因为他们认为政府一定会来救助,有点大而不倒心态,所以更愿意冒风险。 搜狐智库:后期的危害也会更大一些? 朱宁:对,一旦市场出现调整。今年这么大的剧烈波动,其实是对过去5-10年资产价格快速上升的一个最终反应。 搜狐智库:对于普通的投资者来说,在危机中如何保护自己的钱包,现在是存钱、消费还是投资? 朱宁:首先,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专业投资者,多元化投资非常重要。前段时间,黄金、原油、股市、比特币等各种资产价格都出现了下降,但下跌幅度不同,所以多元化很重要,可能多元化不能带来最大的投资收益,但一定能够帮助投资者规避市场下跌带来的风险。 第二,关注消费的振兴。投资最终是为了消费,个人要把握好在消费和投资之间的平衡。 无论是疫情或者经济放缓,或者是就业困难加剧,大家应该把原来的投资拿出来消费,抵抗经济下行的风险。如果还有额外资金的话,两个月前的问题比较简单,资产价格大规模下跌,考虑重新配置一些中长期看好的、本身价值比较显现的资产。 现在市场又重新进入了相对较高的水平,甚至回到了今年的高点,还是希望大家多元投资。其中包含三大维度,一是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之间的多元,现在有很多基金可以帮助购买美国或日本等国家的股票。 二是国内不同资产类别的多元。最近股市表现不错,债券市场,楼市有所回暖,其中有很多机会。 三是传统资产和新兴资产之间的平衡,包括比特币或其他币种的投资选择,会给投资者带来更多获利机会。 搜狐智库:面对预期危害,当前有什么措施来防止或避免出现这种现象? 朱宁:在这个时代,资产价格上升相对较快,不投资会错过很多好的获益机会,但金融危机或股市大跌很难预测。 从监管者的角度来看,一是有效管控投资者的预期和情绪。在过去10年,传统的货币政策目标都是稳定物价和就业,但是资产价格上涨非常凶猛。其中很大程度是因为投资者对泡沫自我强化的预期,相信股价、楼市一定会上涨。 在这种信念下,他们积极进入楼市、股市,进一步地推升了股价和楼价。 二是要控制好金融机构的风险敞口,一定要避免出现像2008年雷曼兄弟这种可能产生系统性冲击的重大行为。换句话说,“沃尔克法则”的调整,国内去杠杆都是为了更好的管控金融机构和金融行业的风险。 搜狐智库:自我强化达到某一个程度可能会爆发? 朱宁:根据我们过去10年的观察,资本价格严重背离基本面价值,一定是不能够长期持续的。但是另一方面,为了应对这种大规模的下跌,政府又会实施更大规模的刺激和救助政策。 在极端低利率的环境下,大家反映原来很担心通货膨胀和债务问题,现在也都不怎么担心。 如果用相对传统的思路来看,不断放水或者不断鼓励投资的行为,最终一定会导致更大规模或更激烈的市场下跌,比如,今年股市多次熔断,也是反映了资产价格大大超过基本面股市泡沫带来的风险。 搜狐智库:面对当时的这种场景,您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朱宁:我原来担心两方面问题,第一,资产价格再次出现大波动。此次美联储采取了非常积极的、无上限的量化宽松政策。如果还有下一次冲击的话,美联储还有什么弹药?监管的说法是船到桥头自然直,那个时候肯定有新的非常规的刺激政策,但确实给大家留下的想象空间在慢慢减少。 第二,过去10年,在大规模的量化宽松下,并没有出现通货膨胀。现在大家都把流动性当做预期,一旦前提假设改变的话,或是美联储全球流动性的混杂,本身也会引发资产价格的崩溃。 另外,很多投资是通过杠杆实现的,在利率较低的情况下,债务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一旦利率上升,债务将对流动性造成非常大的威胁。 搜狐智库:这些现象可能会导致更大一轮的经济危机吗? 朱宁:我有一点担心。 通缩最主要的原因是劳动力、生产力不再增加或者增速很慢,以及经济增速很慢,带来更新的额外的增长需求。 全社会的经济增长速度确实放缓了,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国家。另外,各个国家都出现更加严重的财富分配不均。财富分配不均会进一步导致通缩,因为高收入或财富较高的人群能消费都已经消费,再怎么刺激,其实不会增加多少消费。 从这一点来讲,整个结构性的改革,如何缩小财富分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搜狐智库:谈到投资,大家对持有哪种资产争议较多,您的建议是什么? 朱宁:投资是高度个性化的活动,每个人的投资目标和风险偏好不同,但每一个投资者都应该思考一下,投资目标是什么?是不是有相应的风险偏好能够支持投资目标?如果想年化收益率30%,只把钱存在银行肯定不可能实现。 大家要意识到投资是一个风险和收益对应的活动。 具体到现在这个时间,提供一个大体的建议。中国居民家庭排行第一的财富是房产,根据央行问卷调查发现,整个房地产构成了居民家庭80%以上的资产,我觉得中国家庭考虑增加金融资产投资的持有,逐渐降低对房地产资产的持有率是一个大方向。 在金融资产里面,美国过去50年的投资建议大概 2/3是股市,1/3是债券,还有10%的现金。但随着市场的涨跌可能会有一些细微的调整。 在配置股票的时候,可以通过和外国股市相挂钩的指数基金和ETF进行投资,这是我一直建议中国投资者关注的一个方向。 黄金还是一直支持大家持有,毕竟它可以对抗一定资产价格的波动,在市场出现波动的时候,会带来一定的投资机会。 另外,我一直支持投资者采用基金定投的方式,希望大家采取分时段进行投资的策略。比如,如果有100万,一定不要在今天全部投出,而是将其分成10份,每次投10万,分散在6个月可能相对长期的时间。这样往往可以带来相对较好的资产配置效果。 搜狐智库:国内更青睐房地产投资的思路如何转换? 朱宁:这是现在可能比较困难的一个选择。 现在已经形成楼市泡沫的预期,任何一个激烈的纠正,可能都会导致房产价格大幅下跌,这是监管和政府都不希望看到的,所以现在政府面临两难的选择。 戳破泡沫肯定不是理想的解决方案,但是如果不戳破的话,未来泡沫会越来越大。 为此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更多是行政化的手段,通过限购或限价的方式来抑制房价上涨,但深层次的投资者预期和土地供给机制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 搜狐智库:面对两难您更倾向于哪一种选择? 朱宁:我个人建议首先出台房地产税或者是在房地产持有环节进行税收。通过增加持有环节的成本,影响资产的价格和投资者的预期。 第二,降低地方政府财政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房价之所以大幅增长,主要是地价的大幅度上涨。 第三,进一步地深化资本项目的开放或整个资金在全球配置的选择,房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有效的、多样的投资渠道和机制。 全球还是有很多投资机会,美国股市从2008年金融危机最低的时候7000点不到,一度涨到快3万点,如果中国投资者可以去投资美国股市的话,可能会获得更加丰厚的投资收益。 总体来讲,如何能够倡导和鼓励大家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比较有序地或者稳健地投资国际市场,也能减少人们对房地产市场的强需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