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文化周末版:美人靠_光明网

光明文化周末版:美人靠_光明网
作者:王唯唯  在徽州,随意走进一座老宅,久负盛名的“徽州三雕”随处可见。门窗扇格的木雕、厅堂柱础的石雕、门楼的砖雕,或花鸟,或禽兽,或人物,无一不绘声绘色,繁刻精镂。除此,老宅廊廓置有的“佳人靠”,也是徽式修建中的一绝。  “佳人靠”是明清时的徽式家具。因它的靠背曲折,像鹅的颈项,所以又名“鹅项靠”。在今人看来,“佳人靠”赋有画中有诗,但它在古时徽州女性的眼里,便是一个冷冰冰的靠椅。古时徽州女性往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坐在“佳人靠”上,守望着天井漏下的一片亮光。在“佳人靠”上,留下多少皱眉凝眸、引颈回视的孤寂身影,锁住了多少女子的青春年华?  徽州清代诗人汪洪度有一首凄婉感人的《纪岁珠》诗,诗末有这样的语句:“一岁眼泪成一珠,莫爱珠多眼易枯。小时绣得合欢被,线断重缘结未解。珠累累,天边归未归?”这位徽商的妻子,天天坐在佳人靠上以刺绣为生,每年用日子开支结余的钱购得一颗珍珠,记载着老公未归的年月。  安徽省黄山市黟县城西南四公里处的南屏村,有300多幢明清古民居。走进一座老宅,光线从天井四周的瓦面上倾落下来,幻成一团团光晕,使得这百年老屋越发深邃。我抬眼上望,二层阁楼的“佳人靠”,于阴影斑斓中若有若无。  经过主人答应,咱们上了二层阁楼。坐在“佳人靠”上,环顾四周,我忽然想到前些年看过的黄梅戏《徽州女性》。该剧叙述了一百年前发生在安徽徽州一个阻塞村落中的凄美故事——十五岁的少女怀着对爱情的夸姣神往坐上花轿,却在婆家开端了对未曾谋面的老公的绵长等候。经过一个女性“嫁、盼、吟、归”的四个场景,刻画了一个女性的痴、执、贤、忍。终究,在苦苦空守了35年之后,等来的却是老公带回其他女性和孩子。这是多么的失望和悲痛!  黄昏时分,和朋友走进一冷巷茶馆。茶馆里摆着几张四四方方的小茶几,周围是竹椅。竹制的椅子呈四十五度角歪斜,很契合人体工程学,坐在上面可倚可躺。靠着竹椅,我对朋友说,这是现代版的“佳人靠”啊!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27日?16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